页面载入中...

印度“光辉”舰载机:并非一无是处 但注定是鸡肋

admin 成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2020-02-05 137 0

  呕心沥血的“古典式写法”

  张柠谈到,写作者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“古典式写作法”,一种是“养生式写作法”。其中,古典式写作法就是用生命在殚精竭虑地写作,比如俄罗斯的作家别林斯基,就是一边吐血一边写。这样的写法到了20世纪中后期以来,作家们就不再提倡和效仿。意大利的卡尔维诺也表示对这种重的写法表示敬意,但我个人主张轻的写法,轻的写法是养生式的写法。路遥和很多大西北作家采用的都是古典式写法。

  路遥为了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,三年的时间做了大量的准备,白烨介绍道:“他准备了三个方面,一是大量阅读中外从古到今的优秀文学作品,包括19世纪经典作品,二战前后的现代主义作品。二是他花了很多时间到学校、工矿、企业、机关单位走访。三是花很长时间翻十年来的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陕西日报》,翻到最后手指头都翻烂了,缠上胶布翻,工作做得比较扎实。”

  其中,正是因为翻阅了十年的报纸,路遥才能全面写出人物、村庄背后社会的、时代的、历史的变迁。“他的叙述中穿插了很多那个时代所遇到的问题,我印象中他就写到了毛泽东逝世,反对‘四人帮’,十一届三中全会,包括有一个安徽人说到小岗村农民承包对他们的启发,这些事情放大了看都是大的背景,时代、历史和社会的产物。”白烨说。

  路遥在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中写到过自己的工作状态。他写第一卷的时候在一个煤矿,写到天昏地暗时根本不知道天是黑的还是亮的,有时候写饿了找不到吃的,就饿着肚子继续干活。他写第二卷的时候是在陕北的县招待所,比较冷,手被冻僵了,捏不住笔,笔不断地往下掉,他就拿一盆热水,把手泡热了再继续写。他的烟瘾比较大,他买一条烟,全部撕开,烟扔得到处都是:桌子上,凳子旁边,地上,这样方便他在需要的时候随手就能抓到。后来路遥肝腹水开始吐血,一边看病一边写,第三卷在癌症把他击倒之前完成了,去世的时候路遥只有42岁。

  路遥的理想主义与浪漫情怀

  张柠和白烨都关注到《平凡的世界》中人物形象的塑造。张柠认为,中国100年来长篇叙事文学中留下的可以被记住的人物形象很少,孙少平、孙少安的人物形象立住了。白烨说:“《平凡的世界》精神蕴含丰厚,尤其是少安和少平,他们就是普通人,是普通农村青年,在艰难困苦中把握自己的命运,不向命运低头。他通过两个农村青年命运的遭遇与转折写出了时代跟社会的变化,比如改革开放没有到来的时候,他们几乎走投无路了,少安在村里已经当队长了,少平还没有上学,穷困、没钱、没权,造成的自卑沉重地压着兄弟俩。改革开放以后他们抓住了机会,少安开始搞承包,办砖厂,开始有些机会了,能展示自己,使自己可以把握命运。包括少平后来离开,都跟时代密切相关。时代不变,他俩的命运很难改变。”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印度“光辉”舰载机:并非一无是处 但注定是鸡肋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